民國七十五年遷入南村里現址

 

​與蝴蝶的緣起



​  我的曾祖父叫余木生因為家裡很窮,15歲的時候,他的鄰居一位名叫朝倉喜代松的日本人,要他幫忙在埔里收集蝴蝶。一天捉蝶下來至少可以賺個1元,好的時候5、6元也有,這收入比別人辛苦工作了三天的工資還好。從此我們家就和蝴蝶結下不解之緣...

  1917年隨著日本國內掀起對台灣蝶類的研究熱潮,朝倉河村成立「埔里社特產株式會社」,販賣昆蟲標本及當地特產,正式做標本的買賣,而埔里相繼有十來人投入「捉蝴蝶」的行列。透過朝倉株式會社由埔里輸往日本的蝶隻,1918年時為30萬隻,隔年增加到60萬隻,大部份的蝴蝶都送到岐阜縣的知名昆蟲研究所,而在埔里街上日本人所開設的日月旅社,每年夏季時,就湧進日本來台採集蝴蝶的學生。
  朝倉寄去日本的蝴蝶,發表了相當多的新品種,像「朝倉鳳蝶」、「朝倉小紫蛺蝶」等都是從我的曾祖父余木生的手裡收購的,當時曾祖父認為賣給別人,權利就是別人的;像台灣的蝴蝶有很多都是用平山發表的,也是從曾祖父這裡拿去賣給東京井之頭的標本商平山修次郎的。

  我的祖父余清金因意識到自己捕捉到的昆蟲也有發表的權利,在戰後才相繼發表了木生鳳蝶、木生綠小灰蝶、木生長尾水青蛾、余清金角金龜等新種蝶、蛾、甲蟲數十種。

 

 

歷史照片:

民國六十三年在埔里鎮南昌街設立昆蟲館

 



民國七十五年遷入南村里現址

 

蔣故總統經國先生到訪